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星空下 清茶小几读闲书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2-15 06:25

  大家爱看的是抖音,爱写的是朋友圈,爱玩的是网络游戏,爱说的是网络语言,享受的是无厘头的搞笑电影。

  阅读是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,有空的时候我会去书架上找来几本旧书翻一翻。巴金的《家》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,每看一次都会对这部小说产生新的认识。人的世界观和审美观不是一成不变的,随着阅历的增加、年龄的增长,对于人生也会产生不同的看法。每一次走进巴金的《家》时,心都会揪着痛,为觉新惋惜、为梅表姐流泪,恨不能亲手摧毁那个冷漠、无情、虚伪的旧礼教的家。

  林清玄的散文集也是我爱不释手的,翻开来读一读顿觉一股清流在心间缓缓流淌,他带着禅意的文字总能适时地安抚我偶尔有些浮躁的心,让我一点点安静下来。打开心内的窗,闻到阳光的香味。

  席慕蓉的《七里香》:在绿树白花的篱前,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,而沧桑的二十年后,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,微风拂过时,便化作满园的郁香。一种淡淡的忧伤、微微的失望,一份深深的思念、遥远的怀想,不禁让读者想起青春的模样。有多少我们不曾珍惜的过去像风一样吹过,也许当初我们是那么地义无反顾、毫不心痛,可待二十年过后再追忆往昔,心底那根最柔软的弦依旧会紧绷起来、发出颤音。席慕蓉的《青春之一》:翻开那发黄的扉页,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,含着泪,我一读再读,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。谁不曾青春年少?谁不曾年少轻狂?谁的青春没有痛?谁的青春没有悔?在席慕蓉的诗行里我们找到青春的身影和一个个光阴的故事。席慕蓉的《一棵开花的树》是我最爱的一首诗: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,长在你必经的路旁,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,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。扣动人心的诗句,有着前生的盼望与来世的希冀。那棵开花的树长在我的心里,长在我前生今世的梦里,我是那么地爱它,那么地渴望满树繁花的美丽。于是我将“开花的树”作为我的微信名,正如席慕蓉所说:青涩的季节已离我远去,我已亭亭,不忧,亦不惧。

  睡前阅读是我最享受的时光。捧一本唐诗宋词,走进王维的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,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体会刘方平的更深月夜半人家,北斗阑干南斗斜,今夜偏知春气暖,虫声新透绿窗纱。温暖的诗词如涓涓细流一丝丝浸润开来,滋润着心田,涤荡走世间的烦恼和忧愁。

  我不仅喜欢坐在小桌前一杯清茶一本闲书安静地阅读,也喜欢和爱读书的朋友们一起阅读。闲暇时我和花园志趣相投的好友王淑芳一起去参加读书会,在这里大家远离城市的喧嚣,寻找心灵的净土,着旗袍穿汉服,一份有仪式感的阅读形式。我们共同读一本好书,一起分享读后感。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人,有律师、有职场精英、有公务员、有佛学弟子,也有如我和淑芳这般虽平庸却尚有些情怀的家庭主妇。记得有一次的读书会主题是朗诵诗歌,有一位清秀单瘦的美女拿起话筒只读了第一句便忍不住哭了起来。是她太多愁善感还是诗句让她触景生情,我们不得而知。她在台上泣不成声,我们在台下陪着她默默流泪。当她终于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后,她抹干了泪水说:“请大家原谅我的失态,我是被这首诗感动了!”台下的听众报以热烈的掌声,鼓励她,也被她感动。试想,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,多少人内心浮躁坚硬,有谁还能被一行诗句感动落泪呀。读书会让我们陶醉在诗情画意的氛围里,给平淡乏味的生活增添了一抹靓丽的色彩。

  我敬佩我最尊敬的付云霞老师,八十七岁高龄的老人一直坚持良好的阅读习惯,至今不懈怠,书香气早已浸润到老师的容貌和气质里。她最崇拜杨绛先生,进入八十岁后付老师凭着惊人的记忆力着手写回忆录,每天伏案书写、笔耕不辍。2017年年底我去看望付老师时,她将厚厚一摞手稿递给我,捧着老师一笔一划写下的饱含着泪水和汗水的回忆录,仿佛千斤重,我毛遂自荐将老师的手稿一个字一个字录入电脑印刷成书。付老师将这本《大峰山女儿的故事》作为家书留给了子孙后代,还赠送给了她的老朋友和老同事们。付老师的老乡、国家一级编剧陈亚先先生读了她的回忆录后,写下《读霞姐文章有感》:谁将苦难作家珍,历历数来别有情。渡尽劫波人尚健,大峰儿女白头吟。岳阳市一中退休的高级教师戴绪信老师读完付老师的回忆录后,也写下了一首诗:桑梓情怀翰墨家,人生风雨忆年华。滋兰树蕙身相许,夕照洞庭灿晚霞。

  不久前朋友分享给我一段视频,是知青文学的领军人梁晓声老师在名家大讲堂上讲述的《人与书的关系》。我看了三遍,很受触动。梁晓声老师说:“谈读书是我最不愿去做的一件事,读书是个人爱好,就像养花一样。养花的人一定要跟同样养花的人或者即将养花的人,或者不养花却欣赏花的人谈养花。但是很多人认为周围没有花并不觉得缺少了什么,如果一个养花的人拼命对他说养花吧养花吧,那也不是一件可爱的事。”梁老师申明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谈读书的问题。他说,读书成了少数人的爱好,爱读书的人变成了异类,让人觉得奇怪、作秀。而在欧洲的一些国家,比如瑞典、瑞士、西班牙、意大利等,地球上至少有一多半国家里的人和书籍的关系与中国人截然不同。他例举了法国作家尤奈斯库写的话剧《犀牛》,此剧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演。犀牛讲的是某个和乡村离得很近的小镇上,一位青年在公司里做着普通的工作。小镇里经常发生一些奇怪的事,有人莫名失踪,周边开始出现庞大、暴力、强势的犀牛。小说的主人公和妻子在阳台上交流时,主人公说:“不要管别人,我们管好自己就够了。”突然他发现妻子的头上长出了犀牛角,前面有另一只凶猛的犀牛扬尘冲了过来,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变的。失去了妻子和朋友,人在减少,犀牛在增多,主人公感觉到自己也将变成犀牛的那一刻,他喊出了一句话:“不,我决不跟随你们!”但此时为时已晚,他终将变成犀牛。中国人口那么多,城市人口那么密集,我们太容易被同化了。如果你不想被同化,就要喊出那一句:“不!我决不跟随你们!”在人和书的关系上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,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你。

  看完这段视频,我仿佛听到了梁晓声老师的呐喊声,他在呼吁、他在铿锵有力地喊醒那些昏昏欲睡的人。

  让阅读无处不在,让阅读丰富人生,让阅读成就你我与众不同的气质,让阅读塑就你我高贵美丽的姿态,让手中的笔流淌出有节奏有活力有生命的文字。做一个飘洒着诗书气、洋溢着诗书香的人是何等的美好。

  只需一张小几,一杯清茶,在绿树白花的小院,捧一本心仪的书静静地阅读。偶有微风拂面,书香和花香便令我心旷神怡。

  作者简介:谭伟辉,一位文学道路上的追梦人,热爱生活,勤于笔耕,愿做席慕蓉笔下那棵开花的树,芬芳自己,也芬芳他人。

本文TAG:手机网赌app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