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泉州晚报数字报·泉州网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2-13 05:35

  池州作家许俊文先生说,河流是“从一片树叶上诞生的”。为了寻找秋浦河之源,准确地说,为了寻找诞生河流的树叶,暮春四月,我们来到了霄坑。

  青山为岸,峡谷为河,中巴车便是一尾游鱼。先在峡谷中游曵,再沿着蜿蜒的山道上岸。透过车窗,一路上尽是重峦叠嶂,草木葳蕤,杂树葱郁。时值暮春,山上的植被鼓着劲儿勃发,树上爆出一蓬蓬嫩绿的新叶,犹如升腾的蘑菇云。千万朵蘑菇云漫山氤氲,将沿途的山峦装扮成浅海中的珊瑚礁。

  我们的目的地是六队。这里有龙袭坑茶场、闲云山庄、霄坑仙峰生态农业园,是霄坑野生兰韵茶的生产基地。司机在车上说,现在的霄坑村由原肖坑村与原双村村合并,共12个村民组,其中原双村村保留六个“队”编制,从一队到六队,越往山里走,山势越高,空气越好。

  空气果真是好,清爽,温润,裹着丝丝甘甜。我们犹如从岸上回到水里的鱼,下了车,就四散游开了,张口呼吸。满眼全是新绿,空气中饱和的负氧离子,想必也是绿的,深吸一口,五脏六腑都被洗过,浑身清清爽爽,清澈透明。

  这里是龙池峡谷,上游有龙池瀑布。沿着龙池河溯流而上,一路上尽是流泉响水,叮叮咚咚。青山巍峨,层层叠叠,由近而远次第蔓延,山色渐淡,直至消失在蓝天里。山上竹海荫翳,茶园成片,鸟鸣啁啾。河谷平地上野草如茵,爆出黄白色小花,新结识的贵池文友梧桐雨猫儿一样走进花丛,俯身轻嗅,把自己嗅成花儿模样,想必,心里一定永驻着花样的春天吧。

  沿途的山坡上,不时看到倒伏的杂树和毛竹,却没有被砍伐,任其枝枯叶萎,腐朽成泥,颇有几分原始森林的韵味。

  路边茶园里生长的野生茶,爆出两叶一心的芽头,浅绿中泛着微黄,在阳光下透如琥珀。摘一枚芽头放进嘴里轻嚼,草木的味道,春天的味道,自舌尖慢慢生发,满口都是山野的清香。轻咽下去,似有一股春风在心头浩荡。

  走得有些渴,拿起随身携带的茶杯,咕了一口,鲜爽甘润的绿茶下肚,一股清气由心底往上冒。这杯茶,是在村部泡的。村部边农家门前有位大嫂,坐在篾盘前,用镊子仔细挑拣老茶梗和老茶片。经过杀青揉捻后的茶叶外形紧缩,很不起眼。捻一撮冲泡,茶叶在热水中舒展开来,色泽翠绿,清香袅袅。轻啜一口,回味甘爽,如沐春风。续了几次水,茶汤依然醇绵爽口,老山保护区的精华,在杯中氤氲。

  “肖坑的髙山大岭,像一幅中国画从空中悬挂下来。”有位作家在“池州人”论坛上这样说。站在龙池瀑布前,仰视站立起来的河流,以俯冲的姿势前赴后继跳入深潭,溅珠飞雪,确有壁挂屏幕现场直播般动感。百丈崖碉堡式的山体巍然耸立,瀑布之水源自于此,一路欢唱流向秋浦河。而这,只是秋浦河众多源头之一,就像大树的根,总有许多分支和根须。坐在横跨龙池谷的杉木桥上聆听,耳畔尽是“哗哗”的水声。清冽的溪水,一定是从高山的树叶上流下来的,从霄坑的茶叶上流下来的,满山滴翠流韵,泉水汩汩,它们带着草木的呼吸和体香,汇成溪,聚成河,向水城池州不息流淌。

  鸟鸣山更静,水吟谷更幽。绿油油的霄坑,屏蔽了喧嚣,让人静下来,把自己交给山水,融入草木,听一听茶头爆开的声音。

本文TAG:手机网赌app软件